“禁食”令之下的石蛙何去何从?期待着石蛙行业真正的春天会到来

垄上水产纵四海,服务八方暖人心!

(点击上图进入垄上水产百师讲坛直播间,学习各类水产养殖技术!)

“一周后,小蝌蚪就会出膜。”每年的4月中旬到9月,是石蛙(即棘胸蛙)开始配对的季节,也是广东英德市盈信农业有限公司(下称“盈信农业”)工人们最忙碌的季节,在公司养殖基地大池孵化养殖区,他们小心地将收集到附有卵粒的塑料板放入孵化池孵化。眼看着一个个新生命的诞生,这对公司来说,从上至下理应充满喜庆和欢乐,可当下,他们却很难高兴起来。

盈信农业养殖基地

成长:六年成为全省养殖规模最大企业

从清远英德市黄花镇往放板村委会黄洞村方向走9公里,便来到盈信农业养殖基地,基地根据地势由山上往下依次划分为种蛙养殖区、大池孵化养殖区、小池孵化养殖区、蝌蚪养殖区、幼蛙养殖区、成蛙养殖区……

据盈信农业执行董事朱毅介绍,2012年底,公司选择石蛙这个品种来发展生态养殖,目前,公司已经投入约5000万元,建成生态石蛙养殖基地二期工程共计约50亩,初步打造从南瓜等蔬菜种植、黄粉虫养殖到石蛙养殖的生态农业产业链。预计第三期20亩将于2020年建成。

“公司年营业额1000多万元,可以说,盈信农业已是广东养殖规模最大、技术实力最强的石蛙养殖企业。”朱毅说,目前基地有种蛙养殖池30个,1.2万对种蛙;蝌蚪池300个,200多万幼苗,其中140万只是农户已经预定,原计划今年春季要发给客户的,另外60万只为今年新孵化出来的小蝌蚪;商品蛙池50个,两万多斤。

不仅如此,公司还实行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由公司提供苗种和幼蛙给周边农户养殖,农户按照公司的养殖技术和操作办法规定规程养殖,达到上市规格时,公司再按市场价格回收成蛙,以此来带动更多养殖户。

信宜市合水镇清静村上清静的卢灿仁就是与盈信农业的合作户之一,他还成立了信宜市兴合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于2019年5月和盈信农业公司合作,养殖效益逐年增长。

清远清新区太平镇的罗志强也看中了盈信农业的养殖效益,将多年打工的积蓄投入到养殖石蛙上,目前正在建设石蛙场,同时也订购了大量种苗,准备好了递交需要办理养殖证的相关材料。

转折:疫情使原有的计划踩了刹车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的到来,国家将野生动物和人工养殖动物列为禁食,无论是盈信农业还是其合作农户都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尽管3月5日,农业农村部明确了该部管辖的野生鱼类以及两栖爬行类中的中华鳖、乌龟、牛蛙、美国青蛙等水生野生动物不列入禁食范围,按照渔业法的规定进行管理。

然而,同样属于蛙类的黑斑蛙、棘胸蛙仍没有明确是否能食用。

“等待的日子度日如年。”盈信农业总经理萧晗每天都关注有关石蛙的最新动态,他说,一只蛙从幼苗养到商品蛙需要三年时间,公司前期投入大,目前14名工人的人工以及科研、营销、行政后勤等费用、黄粉虫喂养等开支又高,每天综合开支将近万元。

“继续养着,开支巨大,如果不养,前期投资将化为乌有。”看着几乎满池的一个个小生命,萧晗的内心很矛盾。“现在这些区域本身是用来养蝌蚪的,都是农户去年已经订购了,但现在都发不出去,没办法,只能继续孵化了。”

“我们原有的计划踩了刹车,按下了暂停键,整个寄存的140多万只蝌蚪也要我们继续养殖下去。”朱毅说。

同样难受的还有公司的员工。工人刘德汉,今年50岁,主要从事商品蛙养殖和管理,工作内容是早晚巡池,池水排污,商品蛙喂养,每隔两天喂一次,每次要喂黄粉虫数百斤,“春节以来,公司没有一分钱收入,我也很着急。”刘德汉把一堆堆黄粉虫投喂到商品蛙池后,悄悄离开。

成蛙养殖区,密密麻麻的石蛙正在吃黄粉虫。建议:列入水生物种管理名录继续养殖

在萧晗看来,石蛙虽属两栖类,但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冷水洞穴中,终生离不开水,其活动空间小,在动物分类上属两栖水生动物。这一类群的动物没有与人共患的病原体,历史上还没有出现人蛙共患的重大疫情,“此次农业农村部率先将蛙类中牛蛙、美国青蛙列入养殖名录就有力证明了这一点。”萧晗说。

据萧晗介绍,从20世纪80年代初,福建、江西等地开始有人尝试养殖石蛙,接着到安徽、江苏、湖南、浙江、贵州、广东等省陆续进行人工试养石蛙,不断有人进行相关的养殖尝试。

1988年,浙江农林大学率先研究出了棘胸蛙的人工繁殖技术,并在生态优良的山区迅速推广发展,推动了棘胸蛙在山区的养殖。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国内科研院所已经对棘胸蛙开展了大量的研究。“人工养殖棘胸蛙已经近30年历史,具备了产业基础。”萧晗说。

“我们建议把人工养殖的棘胸蛙、黑斑蛙等本土蛙类不列入禁养和销售的野生动物名录,将它们与牛蛙、美国青蛙一并列入水生物种管理名录。”萧晗说,粤北山区优越的自然条件,是棘胸蛙最合适的栖息地。

4月16日,省林业局召开《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宣讲暨全省禁食野生动物后续工作视频会议,透露省林业局会同有关部门,积极向国家林草局、农业农村部反映我省实际情况,争取将部分物种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或水生动物相关名录。

当看到这一消息后,萧晗非常兴奋,“还是很有希望的。”萧晗继续期待着有好消息出现。

“养殖户已经走在高速发展的路上,还有很多消费者期待着我们的产品的输出。”朱毅也表示,在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他还是期待着石蛙行业真正的春天会到来。

来源:南方+,记者:黄进

声明:转载自其它平台或媒体文章,本平台将注明来源及作者,但本平台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作参考。若侵犯著作权,请主动联系本平台并提供相关书面证据,本平台将更正来源及作者或依据著作权人意见删除该文章,并不承担其他任何责任。

责任编辑:大虾仁



(扫上图二维码加“蟹妹”,回复"小龙虾"、"螃蟹"、"黑斑蛙"、"鱼"、"商户"、"鲈鱼"、"黄鳝"、"泥鳅"、"甲鱼"、"鳜鱼"、"黄颡鱼"、“螺丝”关键词进入相应水产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