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合作社种药材巨亏,天灾还是人祸?

近日,我市多家农业专业合作社向记者反映,去年底以来,他们种植几个品种的中药材几近绝收,有的亏损数十万元,有的甚至亏损过百万元,本想种植药材带领农民致富的他们,结果都血本无归,痛心不已。更可怕的是,这些药材种苗推销者现正以精准扶贫方式向一些贫困户推广,他们更担心贫困户们一旦陷入亏损,经济状况将雪上加霜。为此,请记者及时报道此事,以示警醒。

钟祥弘鑫现代农业示范基地:180亩白术绝收,亏损近90万元

11月23日,记者前往这几家农业专业合作社调查采访。

第一站是到钟祥市石牌镇农民企业家邹传勤的弘鑫现代农业示范基地。基地地处汉江江堤外,是一马平川的油沙土良田。“这里土质好,可去年底种的180亩白术几近绝收,亏损近90万元;紫丹参种了117亩,亏损约25万元,白芷种了250亩,亏损19万元。”邹传勤说。在一片荒芜的白术种植地里,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两个还没烂掉的白术种球(图1)给记者看,露出万般无奈的表情。他介绍,后两个品种算是正常亏损,他认了,但白术的亏损令他很不甘心,他认为是非正常亏损,原因在供种方。

这些中药材种苗种子从哪来?原来,2017年7月的一天,邹传勤正在外地考察中药材市场行情,有朋友说钟祥本地一中药材经营企业负责人正在钟祥推广种植中药材。他立即赶回来找到该负责人,经介绍认识了其亲戚、专门做药材生意的魏某。魏某等人到邹传勤的基地察看土质情况后,说适合种植白芷、白术及紫丹参等药材,利润很高。听了介绍,邹传勤决定用557亩土地(流转费46万余元)种植中药材。而后, 魏某出具了一份《法人授权委托书》(图2),证明自己是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业务员,代表公司“负责经营范围内的中药材、中药饮片的销售等相关事宜”。邹传勤打钱给魏某,购进价值约80万元的白芷、白术及紫丹参种苗种植。在种植过程中,魏某曾亲自到现场技术指导。在白术种苗生长过程中,因为有病虫害,他又从魏某那里购进价值5万余元的农药消除病虫害,花钱请人施肥、帮工。就这样,他前前后后为种植这些药材投入190余万元。谁知今年四五月,他种植的白术发病,虽经魏某指导打药救治,绝大多数还是不明原因的死亡。其他药材产量也很低。一年到期后,他总共才毛收入50万元。

京山花台山中药材种植合作社:40亩蒲公英和71亩薄荷颗粒无收,损失23万元

调查采访的第二站是京山曹武镇花台山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该合作社建在平缓的低山坡上的生态农业休闲观光园已初见规模。合作社负责人刘兴元介绍,今年初,他们的社员们专程到钟祥找到上述中药材经营企业,寻求中药材种植技术和销售方面的保障。该公司安排业务员魏某接待他们。随后魏某到他们种植地考察论证后和他们签订中药材种植合同,合同约定合作社向魏某采购种苗、种子,魏某向合作社提供种植技术,并由中药材经营企业回收药材。

后来,他们打钱给魏某,购买种子及农药,严格按其技术指导,种植了丹参30亩,蒲公英40亩,薄荷71亩。丹参长势一般,蒲公英和薄荷种子却是完全不出苗。他们向魏某反映情况,魏某没去指导。直到过了3个月,蒲公英和薄荷种子还是没任何动静。到了6月,魏某又向他们推荐种植急性子。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听从其推荐,种了100余亩急性子。虽然急性子出苗率还行,但带来了一个新物种菟丝子。菟丝子细若粉丝,呈黄色,没有根系,铺天盖地四处蔓延,缠绕吸附在各种植物上(图3),包括连野草都害怕的急性子上,就象“吸血鬼”一样,吸干这些植物的水分,与植物共同死亡。这令贫困户和合作社雪上加霜。

刘兴元说,丹参目前暂时还有苗在,是亏是盈姑且不论,单就蒲公英和薄荷这两个品种,在种子、肥料、人工、土地一年租金等损失,共计近23万元,真是颗粒无收,血本无归。

钟祥梓禾中药材种植合作社:

60亩白术和40亩薄荷绝收,损失40万元  第三站和第四站调查采访对象分别是钟祥市(客店镇)梓禾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郑总和丰乐镇农户常国庆。他们都是通过上述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负责人介绍认识魏某,并打钱给魏某,购买中药材种苗的。其中, 梓禾合作社种了近60亩白术,同样在三四月发病打药救治无效几近绝收;种植薄荷近40亩,根本就没出苗,绝收。白术死光后,梓禾合作社又找魏某咨询后,改买蒲公英和急性子种植,最后几十亩蒲公英只有两三亩生苗,相当于绝收;近40亩急性子只收了100多公斤籽和杆(也是药材),因杆子总晒不干没收起来,也等于没收入。他的种苗、人工、农药等总损失近40万元。

常国庆是借磷矿镇朋友的闲置耕地种60亩薄荷。结果,薄荷全部没有出苗,没有收获。后找魏某,改种急性子,也发生菟丝子危害,按魏某指导打药,结果将急性子和菟丝子全部打死,颗粒无收。其种苗、人工、农药等损失合计近8万元。“本来准备赚了分点钱给朋友的,哪料倒贴了。”实力本不雄厚的常国庆只有苦笑。

合作社农户质疑:到底是种苗问题,还是技术支持不到位?

邹传勤介绍,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培育不当所致,后来通过走访钟祥本市及京山市其他同样种植魏某提供药材种苗的人后,才知道他们的情况差不多,大都遭遇了不出苗、大范围死苗、绝收的情况,亏损严重,尤其是白术等品种基本上都死光绝收。全部损失加起来高达数百万元。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他们介绍,首先排除土壤问题。他们的土地都是经过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负责人或其业务员魏某查看过的,是适宜种植这些药材的,应该没有问题。同时,从天气上讲,今年可以说是风调雨顺,这些种植地都没有出现大旱大涝的灾害性天气,这方面的因素也可排除。最后,他们怀疑有三个原因,一是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和魏某提供的种苗有质量问题;二是魏某向他们销售的农药是无规范标识的产品(图4),可能有质量问题;三是魏某的技术也不到位,如在白芷的种植上,错误地教他们在土壤没有墒情的情况下盖了薄膜;应在11月前后种的紫丹参,却叫他们三四月种植。他们不禁要问:这些中药材种苗是否符合种子法等的规定,农药是否经过国家登记认可的?

为此,记者采访了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负责人。他表示,这事与他的公司无关,是魏某的个人行为;同时,他也多次劝阻他们,不要随便种植药材。魏某向他们出具的该公司盖章的法人授权委托书,只是收购委托,保证负责收购农户和专业合作社种植的中药材,并不是种苗销售委托。

魏某也告诉记者,他只是作为朋友关系,为专业合作社和农户代购中药材种苗,而不是自己卖种苗;免费提供技术支持;出现中药材大面积死亡,是天气原因,他们种的蒲公英和薄荷的死亡,是因为天旱;白术死亡,是因雨后土壤中含水量大,而在土壤地势较好、水分合适的地方,还是有较好的收成。同时,他还免费为他们提供急性子种子补种,自己也亏了钱。针对农户和专业合作社怀疑的种苗问题,他表示,为何事发当时不请权威机构或人士来鉴定呢。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负责人和魏某表示,受损合作社和农户如果认为他们有责任,可通过正常法律途径维权。

对两人的说法,受损的农户和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则认为,他们是直接把钱打给魏某,直接向魏某购买的,并不知道第三方卖方的个人信息和价格信息,所以不能叫代购;且魏某是代表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的,其授权委托书上明确其负责“销售相关事宜”,而销售包括卖种苗和回收产品,且有其他证据佐证。他们还说,在整个过程中,钟祥中药材经营企业负责人并没有劝阻他们种植中药材,而是参与了牵线、看田地、相关钱款的收支等,其企业应与他们的损失相关。

由此看来,双方对损失成因的说法有出入,有争议。但无论责任在谁,几个专业合作社和农户的惨重损失是明摆着的。针对目前我市还有许多地方正在以引种中药材的方式开展精准扶贫,他们迫切希望政府和涉农部门高度重视此事,严格慎重帮助困难群众科学引种把关,防止发生更大范围更严重的损失;同时把他们的亏损事实调查清楚,给相关各方一个说法。

(责任编辑:田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